佛家禅语

嘉瓦仁波切禅语100句(二)

01、佛陀曾经对众弟子说,如果他们吃得不够的话,身体就会衰弱,所以这样做是不对的。不过他也说,日子过得太富裕,会有损本身的功德。他因此要我们降低欲望,懂得知足并且追求精神上进步,不过也要维持身体健康。无论我们吃得太多还是太少,都会生病;在我们每天的生活中,一切极端都要避免。

02、如果你身体不健全,那么就要对自己说,从我们的根本上而言,所有人都是差不多的。就算你缺少某几项感觉能力,可是你的精神还是像别人一样的动作。不要气馁,要在自己身上找出自信,你是一个人,就有能力为自己的人生做些什么。

03、无论如何,千万都不要气馁。那些总是对自己说“我会成功”的人,一定能够达成他的目标。如果你以为“这是不可能的,我又是个残障者,我永远办不到”,那你真的会失败。西藏人有句格言:“泄气的人翻不了身。”就是这个意思。

04、一个生下来就残废的孩子,不用说,一定会让他们的父母亲,还有其余家人感到哀伤、忧虑和绝望。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照顾别人是快乐和满足的来源。佛教经文都会教我们说,要更加去爱护那些受苦和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人。我们愈是帮助他们,就会愈觉得自己有用,因而产生一种深刻而真实的满足感。

05、一般而言,救助别人是所有行为里面最好的。如果就在自己家中、在你的身边有个人,得了某种没有办法医治的残疾,完全失去能力,没有防备,想想看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会,让你可以满心喜悦地来为这样一个众生服务,你等于是作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06、死是一件大事,事先做好准备非常有用。我们要好好地想一想它那种没有办法避免的特性,要承认也是生命的一部分,因为生命一定有个开头、有个结束,想要逃避它是白费力气。

07、说真的,大部分的人不喜欢想到自己有天会死。我们把一辈子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累积财富或做出数不清的计划,就好像我们可以一直活下去,就好像还不确定我们是不是有一天——也许就是明天,或是下一刻——会抛下一切,离开人间。

08、就佛教而言,从现在起就开始训练自己怎样正确地死去是很重要的。一旦各种生理机能停止动作,较低层次的心智意识就会瓦解,毋须依附在任何物体上面授微妙精神便会出现,这个时候正是有修行的人在觉醒的道路上进步的唯一机会。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够——尤其是在密续中,找到那么多教人怎样当前准备死亡的禅思方法。

09、如果你是一个信徒,临终的时候不要忘记你的宗教,并且祷告。如果你相信上帝,那就对自己说,即使走到生命的尽头是一件很令人伤心的事,但是上帝应该有他的道理——有些深奥的事是你所没有办法了解的,这样对你一定有所帮助。

10、如果你是一个佛教徒,相信有来世的话,那死亡不过是换一副躯体罢了,就像我们衣服穿破了,再换上新的一样。当我们的生理组织,因为内在和外在的因素,没有办法继续存活下去时,我们就必须抛弃它,换上一个新的。在这种情况下,死亡并不代表停止存在。

11、当我们谈到无常的本质时,应该要切记,这其中又分两个层次。第一个是粗浅的、显而易见的,譬如生命或一件事情的结束。不过我们从四谛里头学到的无常本质,比这个要微妙多了——它要讲的是存在的那种暂时性的本质。

12、如果我们去沉思那种层次较低的无常,就会觉得现在是很珍贵的,然后就会对自己那绝无仅有的今生今世感到无限的依恋。如果能够把这个执着放下,不再受到它的束缚,那么我们就更加能够了解为来生而做出努力有多么重要。

13、有信仰的人,不管相不相信来生,重要的是,在死亡的时候,能够藉着激起自己内在对神的清明信心或是另外一种积极的心智状态,停止低层次意识的思考。理想的情况是,尽可能地保持神智清醒,避免一切可能遮蔽它的东西。但是如果临终的人极为受苦,没有什么能够让他产生一种有益的态度的话,最好不要让他在一种完全的意识状态下死去。在这种情况下,为他施打镇定剂或麻醉药是对的。

14、那些不跟随任何宗教或修行之道的人,由于他们的想法和从宗教角度来看的世界观有很大的差异,对这些人来说,临终时最重要的就是平静、放松,并且很清楚地意识到死亡是一种自然的过程,是生命的一部分。

15、如果你正在照顾一个临终的人,要根据他的个性、生的什么病、是不是有宗教信仰和相不相信有来生等等,来采取应有的态度,并且尽可能避免安乐死,尽量帮助他不受任何打扰,放松心情。如果你自己就激动起来了,他会难过,心神就会受到各式各样的思绪打扰。从佛教的观点来看,这样可能会引起他一些负面的倾向。

16、如果你和临终者信的是同一个宗教,那么就提醒他那些他所熟悉的修习方式,或帮助他激发他的信心。在死亡之时,他的精神会比较没有那么清明,所以没有必要教他做一些不是他很习惯的作法。一旦低层次的意识瓦解,开始进入微妙意识的阶段之后,唯一能够帮助他的,就是他的精神力量以及正面的思想。

17、 如果病人陷入昏迷,再也没有任何思考能力,只剩下周而复始的身体苦痛,如果没有可能把他的精神从无意识状态中释放出来,那么就应该要看情况来采取新的行动。如果病人的家境富裕,家人也极珍爱他,就算只能多活一天,也愿意付出一切代价维持他的生命,那就很应该去试试。即使这样对濒死的人一点帮助也没有,却能够让那些爱他的人满足心愿。

18、对佛教来说,如果应该尽一切努力让临终的人不必受苦,他也没有办法避免自己之前所制造出来的痛苦。换句话说,他会因为自己的行为(或说业)而受苦,而且这些行为的后果是没有办法避免的。如果他现在位在另外一个不具备任何有利物质条件的地方,他所受到的苦痛会更加剧烈。既然现在有人照顾他,满足他的需求,他还是在他现在的身体里头受苦比较好。

19、我有一些朋友,我都叫他们“钱的奴才”。他们一刻不停息,东奔西跑,把自己累得要死,永远都是正要出发去日本、去美国、去韩国,不敢让自己放个假。

20、如果这样不眠不休地工作,只是为了满足野心,而且如果到头来还累坏身体,损毁健康,那就等于是自己白白害了自己。

21、一般来说,那些犯了罪的人都会被关起来,被排除在社会之外,这时他们也会觉得自己是没有人要的害群之马。由于再也没有希望改善,没有办法重新做人,他们就会用暴力的方式去对待其他人犯,并且欺负那些最弱小的。在这样的情形下,他们根本不可能会变好。

22、我有时候会想,一个战争的将领杀了几千个人,我们就称他英雄,觉得他做的事情很不了起而歌颂他、赞美他。换成是一个完全迷失方向的众生,如果他也杀了人,我们就把他当成谋杀犯,把他关起来,或甚至处以极刑。

23、有些人把一些巨额款项占为己有,我们却不去起诉他们;另外一些人因为走投无路,偷了几张钞票,我们就把他们的手铐起来,拖进监狱里头。

24、事实上,我们大家都有那种为非作歹的可能,而那些被我们送进监狱里头的人,本质上不会比我们其中任何一个更坏。他们是受到了无知、欲望和愤怒的诱惑,而我们也都会被这些疾病的感染,只不过程度不一样罢了。我们有责任帮助他们痊愈起来。

25、至于社会,则不应该排斥那些犯了错,被指为罪犯的人。因为这是一个完整的人,和我们一样,也是这个社会的一分子,也有能力改变自己。所以一定要给他们那种为自己生命找出另一个方向的希望和渴望。

26、我曾经访问过印度新德里的提哈监狱,那儿有一位叫做凯琳·贝蒂的女典狱长,用非常人道的方式在对待人犯。她给予他们一种精神的教育,教他们怎么静坐,让他们获得一种心灵的平静,而这种心灵的平静可以把他们从他们的罪恶感里头解放出来。那些犯人都很高兴看到人有在乎他们、照顾他们。一段时间之后,甚至在出狱之前,他们会变得很心满意足,对人的价值产生信心,而且有能力去过社会生活。我觉得这是个很棒的例子,就是应该这么做。

27、少年罪犯的情况尤其令人伤心。首先是因为这些生命才刚起步就已经被糟蹋了。再者,常常是在一个很艰困的社会环境里,当我们还没有想到应该怎么样独立自主的时候,因为缺乏经验,所以悲剧就发生了。

28、我给那些少年犯和一般罪犯的主要建议,就是永远不要气馁,永远不要失去变好的希望。要常常跟自己说:“我承认自己犯了错,我会改过自新好好做人,我将来一定会对人群有用。”我们所有人都有同样的大脑、同样的潜力,都有能力改变自己,除非是在无知或那些瞬间念头作用下,不然我们永远都不可以说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

29、可怜的犯人!他们之所以会犯错,是因为在自己那些负面情绪的影响下面突然跌倒,这是一群被社会赶出来的人,这辈子再也没有任何指望了。

30、很多人问我对同性恋的看法。对那些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说,最好的,就是根据自己的信仰来决定什么应该做,什么又不可以做。有些基督徒说同性恋是一种很严重的错误,有些则不这么想;有些佛教徒接受这种行为,有些却认为这么做的话,就再也不算是佛教徒了。

31、如果你没有宗教信仰,又想要和一个跟自己同性别的人发生性关系,而且是在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不是强暴也没有任何骚扰的行为,如果这样可以让你获得一种平和的满足,那我就想不出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甚至认为——而且这点很重要——社会有时候排斥那些同性恋,要不就判他们刑,要不就让他们失去工作,这样子很不公平。我们不能拿他们来和罪犯比。

32、我认为,从佛教一般的观点来看,同性恋之所以是错的,主要是相较于某些戒律而言,但是它本身并没有伤害性,不像强暴、杀生或其他会让别的众生受苦的行为。还有自慰也是一样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理由排斥同性恋,或用一处歧视的态度去对待他们。

33、那些政客为了吸引选民的重视和支持,常常会做出很多承诺。“我将来会做这个,做那个,大家等着看好了”不过,他们如果想得到人家的敬爱,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必须诚实,而且真诚地把他们内心的信念表达出来。

34、如果我们说的话前后不一致,大家都看得出来,并且记得一清二楚。“那天他那么说,现在又这么说,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所以做人一定要坦诚。尤其在我们今天,大众媒体莫不虎视眈眈地注意着知名人士的一言一行,于是坚守自己的信念,无论环境如何变化都要如实地把它们表达出来,就变得比过去更为重要。

35、如果我们说话一向诚恳,那些喜欢我们想法的人就会很欣赏,和我们站在一起。相反地,如果我们做事像个机会主义者,如果我们在媒体前面给出各式各样的承诺,一旦选上了,又对我们先前说过的话毫不在乎,这样其实很不划算。 一来不太道德,再说从纯实用的角度来看,也是很愚蠢的,因为到了下一次选举时,我们便会反受其害。假如根本不想连任,花上那么多精力去竞选又何苦来哉?

36、一旦我们登上了权位,除了所作所为要更加谨慎,也不可能忽略了自己的想法。当我们做到了总统、部长,还是一个什么重要人物的时候,身边就多出很多保镖,走到哪里,人家都会注意你,向你致敬,因此影响力是很大的。这时如果我们不想在权位上迷失方向,就应该非常清楚自己的每一个想法和动机。我们身旁的保镖愈多,我们在对自己心灵的看守就更不可以掉以轻心。

37、有些人在当选之前,动机是非常单纯的。一旦得到了权位,就变得非常骄傲,完全忘了自己的初衷。他们觉得自己是大好人,是选民的靠山,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交换条件就是他们可以容许自己某种程度的任性,为所欲为,没有人敢说什么。就算做出了应该受到谴责的行为,既然他们是那么尽心尽力地在为民服务,他们也会对自己说这没有什么关系,然后他们一下子就让自己腐败了,一旦我们同时拥有了能力和权力,就要加倍地警惕。

38、我们今天的人对政客都没有什么信心,真是可惜。大家都说政治“很肮脏”,事实上,政治本身一点也不脏,是人把它弄脏的。同样的,我们也不能说宗教的本质是不好的,只是某些腐败的宗教,因数滥用别人的信心,而扭曲了它的本质。如果那些政客的行为不道德,那政客就会变脏,这样大家都没有好处。因为每个社会都需要有人出来从政,尤其是在民主制度当中,多党政治,有人执政,有人在野反对,换句话说,一些值得敬重的政党和政治人物,更是不可或缺。

39、如果要替那些政客开脱的话,大家只要想想,他们一定也是从哪个社会出来的。如果这个社会上的人一心只有金钱和权力,丝毫不注重道德,我们就不应该对那些在里头大搅贪污腐败的政客大惊小怪,也不能要求他们对这样的状况负起全责。

40、在一个社会里,我们一定得遵守某些规则。那些犯了错或做出伤害他人行为的人,必须受到惩罚;至于那些循规蹈矩的人,则应该加以鼓励。体系的良好运作,全靠法律和执法的人。如果负责护卫正义和善行的执法人,本身不能廉直的话,那么整个体系也就没有办法公正。我们不是常常看到,在一些国家里,那些有钱有势的人要不通常不会被起诉,不然就是轻易就打赢官司,而穷人却要受到严厉的刑罚?真是悲哀。

41、昨天,有一个人跟我说,美国的法官对堕胎的态度,不是赞成,就是反对,立场非常鲜明。然而,因为一些重大的理由而堕胎——譬如母亲有生命的危险,必须在母亲和胎儿之间二选一——和因为不能去度假或买新的家具而堕胎,两者有很大的不同。但是从法官的角度来看,好像没有什么两样。这个题目很值得仔细研究,以便界定出各种不同的状况,然后我们才能够很清楚地说,在什么状况下可以、什么状况下不可以堕胎。

42、最近,在阿根廷有个法官问我对藉由死刑来恢复法律威信的看法。我的立场是,死刑有很多令人没有办法接受的理由;而我真心希望,有一天全世界各地都能够把它废除。死刑尤其不能令人接受的是:这是一个极端严重的行为,它把一个受刑人改过自新的机会完全剥夺了。然而,一个罪犯也是众生之一,他在不同的环境下有可能变好,就像你我也有可能在某些条件下变坏一样。我们要再给他一个机会,不要认定他就是有害的,非把他除掉不可。

43、如果我们的身体生病了,我们会想办法指导它治好,不会就此指导它毁掉。为什么我们就该毁掉社会上那些有病的部分,而不去加以治疗呢?

44、后来轮到我问法官一个问题:“假设有两个人犯了同样的罪,两个都被判终身监禁。其中一个还没有结婚,另外一个家里不但有好几个嗷嗷待哺的小孩,而且还是他们唯一的亲人,因为孩子母亲死了。如果你把第二个关进牢里,那些小孩就没有人照顾了。那你会怎么做?”

45、有少数的知识分子、宗教家和一部分的科学家,都已经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已经产生了严重的问题:战争、饥荒、数量非常多的族群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富有国家和贫穷国家之间的差距愈来愈大。问题是他们做的只是把他们的观点表达出来,然后让那些在当地的、数量有限的人道组织自己想办法去解决。

46、有些人把我当成某种先知。我只是在替那些数不清的,深受贫困、战争和武器交易之害的人,那些没有办法表达意见的人说话罢了。我只是一个发言人,我没有任何权力的欲望,也不想和全世界作对。

47、我相信人类的进步或衰败,有一大部分取决于教育家和老师,所以说这些人的责任是非常重大的。

48、如果你是一个老师,尽量不要只是传授知识而已,还要去启发学生心灵对诸如仁慈、悲悯、宽恕和体谅等基本人类善性的觉醒。不用专门开课来讲传统道德或宗教的主题,只要让他们看到这些善性对世界的幸福和存续就是不可或缺而已。

49、要教他们和人沟通,教他们用非暴力的方式来解决所有冲突;教他们一旦和人家意见不同,就要设法去了解对方的想法。告诉他们不要从狭隘的观点来看事情,不要只想到自己,只想到他们的社区、国家和种族,而是要意识到所有的众生都有同样的权利和需要。让他们体会到那种对全天下的责任感,让他们明白我们做的事情每一件都是有意义的,都会对整个世界发生影响。

50、不要光用嘴巴讲,还要以身作则。这样学生会对你说过的话,记得更清楚。让大家看到,你把学生未来所有的表现,都当成是自己的责任。

51、如果说某些科学和科技领域里的新发现并没有造成重大影响,但是其他那些像是基因研究或核子物理学的情况,就不是这样了。这些学科的应用可以带来极大的好处,也可能造成极大的害处。所以我希望这些领域里的科学家,都能够对他们的研究工作有种责任感,不要对它们可能带来的灾难视而不见。

52、所谓的专家,视野通常很狭隘,他们不太会去想说,要把他们的研究放在一个比较大的脉络里。我不是说他们的存心不良,但是如果只在某个非常特殊的领域上钻研,就没有时间去思考,他们的发现会引起什么样的长期影响。我很崇敬爱因斯坦,像他就曾经对核分裂研究所可能带来的危险提出警告。

53、科学家们应该时时谨记着不可以杀生的必要性。我想到的,尤其是基因研究中可造成的偏差,万一将来有一天我们可以藉着复制的技术,制造出一些生命,专门提供器官给那些需要的人替换,这样的情景让我觉得毛骨悚然。我同时也要谴责那种为了实验的目的而利用人类胚胎的做法,还有,身为一个佛教徒,我也没有办法接受活体解剖以及其他一切施于有感觉的众生的残酷行为——即便这是为了科学研究的缘故。我们怎么样能够那么理直气壮地为自己争取免于受苦的权利,同时又拒绝承认其他一整批众生也有同样的权利?

54、我通常都会跟那些从商的先生女士说,有竞争精神不是坏事,只要心里想着:“我要尽最大的努力,像别人那样爬到顶峰。”反过来说,如果为了得第一,就利用那些卑鄙的手段不让别人成功,去欺骗他们,诽谤他们,甚至杀害他们,这就不能接受了。

55、想想我们的那些竞争对手也是人,和我们有同样的权利和需求。就像我们在讲忌妒的时候提过的,要想说他们也是这个社会的一分子,他们如果能够成功是件好事。

56、唯一可以接受的好勇斗狠,那就是觉得,自己天生也有能力用一种不能动摇的毅力去做事,一面跟自己说:“我也是有能力的,就算都没有人帮我,我还是可以成功。”

57、作家和记者对社会能够产生很大的影响,就算人的生命很短暂,但是他们留下来的文字却能够持续好几百年。在佛教的领域中,无论是佛陀、寂天或其他上师的教诲,都是因为曾被记载成文字,才能够在这么长久以来,让大家知道什么是爱、慈悲和觉悟者的那种利他精神,我们今天也才能够继续研究他们的思想。另外还有一些文字,则很不幸地成了许多大苦大难的来源。作家有那种间接造成数百万生灵之幸或不幸的能力。

58、我一般都会对记者这么说:在我们这个时代,尤其是民主国家中,你们的责任,对民意的影响力,都是很大的。在我看来,你们最有用的任务之一,就是去和谎言和贪污战斗。你们要很仔细、很公正、很全面地去检视那些国家元首、部会首长和其他那些有力人物的言行举止。当克林顿总统的性丑闻爆发时,最让我佩服的是,全球最强大的国家领袖,竟然也要像任何一个其他公民一样,上法庭接受讯问。

59、记者有敏锐的嗅觉,能够去调查公众人物的行为,好让大家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值得他们的选民信赖,我觉得这点很棒。不过还有一点也是很重要的,那就是这些调查必须以一种公正的方式进行,没有任何欺骗或隐瞒——你们的目标不是去破坏敌对政党或某个政敌的声誉,好让自己的阵营占得上风。

60、记者也应该去彰显和提升人性的善良本质。一般来说,他们只对最热门、最骇人听闻的时事感到兴趣。其实他们内心深处,仍然认为杀人是一种没有办法接受而且不应该存在的可怕行为。所以每次一发生了这样的案件,才都会被刊在头条——贪污和其他的罪行也是一样。相反地,养儿育女,侍奉耆老,照顾病患,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正常行为,根本不值得当成新闻来报导。

61、这种态度最大的缺点,就是它会慢慢地让社会大众,尤其是年轻人,把谋杀、强暴和其他一些暴力行为当成是常态。我们从此很可能认为人性是残酷的,而且根本没有办法不让它发作出来。如果有一天大家对这种事深信不疑,那么人类的未来就再也没有任何希望了。我们会对自己说:既然人不可能变好,和平也无望,那我们为什么不干脆成恐怖分子算了?既然去帮助别人一点用处也没有,那为什么不干脆用冷漠来对待这个世界,隐居起来,自己顾自己就好了?

62、我们的环境和健康是会愈来愈得到保护还是受到破坏,农人在其中扮演着决定性的角色。今天,随着含水层的污染,肥料和杀虫剂的滥用,以及其他日新月异的破坏,让我们愈来愈看清,人类必须为生态环境恶化和新疾病的出现负起什么样的责任。由动物饲料所引起的狂牛症,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按理来说,那些主事的人应该要受到惩罚,但是大家对他们好像一句话也没有,反而去屠宰那些深受其害的牛只……。

63、我觉得我们在农业上应该大量减少使用化学产品,而且尽量和大自然的循环取得协调。这样一来,虽然短期内也许会降低收益,但是从长远来看,这绝对有好处。还有,那种会对环境造成伤害的工业畜牧业,也应当缩小它的规模和数量。再说我们给动物吃的那些不自然的饲料,也会产生一些没有办法预见的后果,这个大家今天都有目共睹了。我们只要想想,这样既浪费时间、金钱和精力,还会让许多众生平白无故地受苦,就不得不承认,采用其他方式是比较有智慧的。

64、一切有知觉的众生都有活下去的权利。既然那些哺乳动物、鸟类和鱼虾,很明显地也都能够感觉到快乐和痛苦,它们想必也和我们一样不喜欢受苦。如果我们以一种唯利是图的浮滥方式来利用这些动物,即使不要去谈佛教的观点,就最基本的道德立场来看,也说不过去。

65、说到冲突和差别,在这个地球上所有的动物里面,人类可以说是最大的麻烦制造者了。这是很明显的。我想如果人类在这个地球上消失了,那些好几百万的鱼类、鸡和其他小动物,肯定可以真的过得很自在。

66、那些去宰杀或虐待动物,却一点也不会有同情心或丝毫迟疑的人,当然对待自己的同类也要比别人来得铁石心肠。即使我们觉得有必要为了更多众生的好处,而去牺牲其中的某一个,但是忽略了别的众生——无论哪一个——也会有痛苦,仍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否认或避免想到这样的事实,也许是个方便之道,但是这样的态度就好像我们在战争中见到的,很容易走火入魔,它会反过来摧毁我们自己的快乐。我常常说,同情心和慈悲为怀,最后总是对我们有益的。

67、有些人反驳我说,无论怎样,那些动物还不是会互相吞噬。这话没错,不过我们也不能否认,那些会去吃其他动物的动物,它们的行为其实很单纯而直接:饿了才会去杀生,不饿就不会。这和人类那种为了利益一次宰杀数百万的牛、羊、鸡等等众生,有天壤之别。

68、人类社会到处都会出现一些害群之马,招致许多问题,所以有必要设立一些有效的方法,让这些人不能危害众生。如果都没有其他可行的办法了,那么就只好用武力来解决问题。

69、历史告诉我们,暴力只能够带来暴力,很少可以化解问题,相反地,还会造成巨大的灾难。大家还可以发现,就算用暴力来终止冲突,看起来像是很有智慧、很有道理,但是我们也永远没有办法知道,这么做究竟是在救火,还是在放火。

70、今天,战争变得既冷酷又不人道。现代武器可以让数千众生丧失性命,自己却毫发无损,也不用看到对方受痛苦的模样。那些下达屠杀令的人,通常都在距离战场的几千公里外,而死伤的,则是那些只想活下去的无辜百姓、妇女和小孩。我们几乎要怀念起古时候的那一种作战方式,封建领主就走在军队的最前面,他一死,通常就意味着冲突结束。我们至少要重新让战争变得有人性一点。

71、人一旦手上有了武器,就会想要去用它。我的看法是,国家不应该再拥有军队,这个世界应该解除军备,但是可以组成一支由多国组成,唯有在世界上某个地区的和平受到威胁时才出面干涉的武力。

72、每个人都在讲和平,但是如果我们让怨恨常住在心里,就不能实现外在的和平。我们也不能既要追求和平,又要进行武器竞赛。核子武器虽然被当成是一种吓阻的工具,但是我觉得这不是一个聪明的办法,而且效果不会持久。

73、某些国家会在这些武器的发展上投入巨资,浪费那么多的金钱、精力和才智,而意外事故失控的可能性,只会让人愈来愈害怕。

74、结束战争是所有人的事情。我们当然可能找出一些冲突的始作俑者,但是我们却不能说这些人是自己或凭空跑出来的。这些人也是社会上的一分子,而社会是由我们大家所组成的,所以每个人都要负起一部分的责任。如果我们想让这个世界和平,每个人就先使自己的内心和平起来吧。

75、想要世界和平,就必须先在心灵上建立和平;而想要建立心灵的和平,就必须意识到天下人就像一家人,尽管各自有各自的信仰、意识形态、政治和经济制度,但是这些相对于我们之间的共同点,只不过是一些细节而已。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是住在同一个小星球上的人类,就算只是为了活下去,我们都需要彼此合作——无论是在个人或国家的层次上。

76、那些在教育和医疗保健,在精神生活、家庭生活、社会生活或其他领域上为其他人奉献牺牲的人,让我心里感到非常欢喜。人类社会到处都会产生一堆的问题和苦难,尽一己之力来解决这些困难,实在很值得去颂扬。从佛教的观点来看,帮助别人时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可以只凭着责任或乐趣——就像有人喜欢种花莳草那样。如果我们怀着爱心和慈悲心去做这件事,那么一定能够让对方感到快乐。从外表来看,都是在帮助别人,但是后者的效益要胜过前者无数倍。

77、如果你是一个医生,不要像例行公事或在尽什么义务那样去治疗患者。患者可能会有一种感觉,觉得你不是真的在关心他,没有很仔细地在帮他检查,觉得他被人家当成作实验的白老鼠。有些外科医师,因为动太多手术了,最后把他们的病患看成一些等着修理的机器,忘了对方其实是有血有肉的人。因为再也不觉得应该用善心和慈悲去对待他人,所以他们可以像在操作汽车零件或木板一样,去切除、缝补和作器官移植。

78、我们去帮助别人的时候,培养出一种利他的态度是很重要的。这样的态度不仅对接受帮助的人有益,对给予帮助的人也有好处。

79、我们愈去关心别人的幸福,也就同时愈能建立起自己的快乐。只不过当你在付出的时候,心里绝对不要有这种想法。不要去指望有所回报,要一心一意为别人好。

80、绝对不要觉得自己比那些接受你帮助的人高尚,就算你把金钱、时间和精力都奉献出来给他们,就算对方再怎么肮脏、虚弱、愚笨或衣着褴褛,也要时时用谦卑的态度去做。就我个人来说,我每次碰到一个乞丐,就会强迫自己不要把他看得比较低等,而是一个和我没有两样的人。

81、当你去帮助一个人的时候,不要只是帮他解决眼前的问题就好,譬如说给他钱,还要让他有办法自己去解决自己的问题。

82、我认为每个人类天生都有一种“自我”的意识。我们虽然没有办法解释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是它就是存在;而那种想要离苦得乐的欲念,就由此而生。这种想法完全正常,就好像我们天生权利不要受苦一样,我们也有尽可能快乐的权利。整部人类的历史,就是从这样的一种情感发展出来的。再说也不光是人类有这种本能,从佛教的观点来看,就算最微末的虫子,也有这种感觉,它们也会尽其可能地追求快乐,避免痛苦的处境。

83、快乐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些人精神不太正常,却能够沉浸在一种非常纯净的幸福当中,他们总觉得一切都很顺利。但是这样的快乐并不是你我所要追求的。

84、如果你没有正确的态度,就算你境遇优渥,身边好友围绕,你还是不会快乐。这就是为什么一个人的心态要比他的外在状况来得重要的原因。即使是这样,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太过专注在他的物质条件上,而忽略了他们内在心态。我的建议是要多花一点注意力在我们的心灵品质上。

85、如果想要一直快乐下去,那就必须先认知人生是痛苦的事实。刚开始,这也许很教人沮丧,不过从长远来看,我们还是有所得的。那些宁可对现实视而不见,而去吸毒、去沉溺在某种盲目信仰的喜乐假象里,或让自己忙得没有时间思考的人,只能躲得了一时。当他们又不得不去面对问题的时候,就会惊慌失措,就会像我们西藏人说的“全国上下怨透透”。他们心中充满愤怒绝望,于是在原来的问题上又平添了一层无用的烦恼。

86、让我们来想一想,烦恼从哪里来。其实烦恼就和其他所有的现象一样,也是由不计数的原因和条件所造成的。如果我们的感觉很明显地只取决于一个因素的话,那么我们只需要一个快乐的理由,就必须可以快乐起来。但是大家都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所以我们抛弃那种“总有一个始作俑者,只要把它找出来就可以不再痛苦”的想法。

87、大家要承认,痛苦是存在的一部分,或者用佛教的话来说,是“轮回”,也就是各种存在处境循环的一部分。如果我们把它看成是一种负面的、不正常的东西,而我们都是它的受害者,那么我们的生命就会变得很悲惨。所以说,问题来自于我们怎么样反应。当我们不再以苦为苦时,才有可能快乐起来。

88、从佛教的观点来说,去反省人生是痛苦的现实,并不会让我们万念俱灰,成为悲观主义者,而是带我们去发现那些痛苦究竟是怎么生出来的——从贪欲,从嗔恨,从痴愚——然后从中把我们解放出来。痴愚在这里的意思,是指导没有办法对众生和万物的真正本质有所了解。痴愚也是前面所提到的另外两种毒素的成因,一旦痴愚消失,贪欲和嗔恨就再也没有了根柢,那么痛苦的泉源就会枯竭了。结果就是会产生一种,再也不用受制于各式各样负面情绪的、利他主义式的快乐。

89、大家都看到,在那些工业化的国家里,有很多不快乐的人。他们什么都不缺,舒适生活,该有的一切都有了,但是还是对日子不满意。他们的不快乐来自于妒忌,来自于各式各样的原因。有些人一直在等大灾难发生,有些人则认为世界末日快要来了。这些人因为没有办法用健康的方式来思考,结果替自己制造了许多痛苦。如果他们换一种眼光来看事情,他们的烦恼就会消失。

90、还有那些真正有理由痛苦的,像是得了重病、三餐不继、遭逢惨剧或被虐待的。不过,我要再次强调,这些人通常也有找出解决办法的能力。就实际的做法来说,他们可以——而且也应该——疗养自己的身体,指控那些虐待他们的人,上法院去要求赔偿——没得吃没得穿的,就得拚命工作。在心理上,他们可以采取一种积极的态度。

91、是我们的心态在决定我们受痛苦的程度。譬如说我们生病了,唯一有效的应付办法,是采取各种可行之道来让自己好起来:去看医生,按时服药,做某些运动等。不过,一般人都会把事情复杂化,去烦恼自己以后不晓得会怎么样,结果在身体的病痛上又添加了心灵的苦恼。

92、如果我们生的病很严重,我们常常会用一种反正就是最坏的角度来看它。如果我们的头部生了病,我们就会想:“我真是倒霉透顶,如果是我的脚在痛就好了!”我们不会去想说,还有很多人至少病得跟我们一样严重,反而一直抱怨,好像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没有旁人。

93、再怎么说,我们都可以从一种积极的角度来看待自己的情况,尤其是我们这个时代。现代科技让我们多出了许多保持一线希望的理由,如果说完全找不出任何心理的办法,来减轻由某些实际状况所引发的疾苦,这是没有办法想像的。那种唯有默默承受,丝毫不能加以慰藉的苦难,实在少之又少。面对身体的病痛,要往积极的方面去想,并且把它们牢记在心上,这样你一定能够减轻一点痛苦。

94、就算你生的是一种严重的慢性疾病,一定有办法可以让自己不要在绝望中消沉下去。如果你信仰佛教,那么就对自己说:“但愿这个病能够消解我过去犯下的恶业!但愿那些别人身上的苦痛都来加在我身上,让我替他们受苦!”别忘了还有数不清的众生像你一样在受苦,要为他们祝祷,但愿你所经受的能够减轻他们的苦痛。如果你没有办法这么想,那么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去意识到你不是唯一的,还有很多其他人跟你有同样的处境,这样想可以帮助你去承受你身上的病痛。

95、有的不幸是突然降临,想躲都躲不掉的,譬如一个亲爱的人过世。这里,我们当然不用谈要怎么去影响事情的成因,正因为已经没有办法挽回,所以要知道,绝望也是没有用的,只能让哀痛更加剧烈。我尤其担心那些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

96、去检视自己的痛苦,并且寻找它的成因,想办法看看有没有可能让它消失,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一般来说,我们都会觉得不用替自己的不幸负责,这一定是别的什么人或哪件事情的错。不过我很怀疑真的是这样。我们就有点像是那些考试失败的学生,却不肯承认,如果自己肯多用功一些,就能够成功地通过考试。我们会生某个人的气,然后宣称所有的状况都对我们不利。不过当这第二层心理上的痛苦,再加到第一层上头时,我们不就苦得更厉害了吗?

97、连在人类家庭中,在我们自己的家里,都会发生许许多多的冲突了,更不用提那些发生在族群、国家、甚至每个人内心里的冲突……我们的聪明才智让我们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和意见,而这些正是冲突和矛盾的来源。人有时候会很不幸地被自己的智慧放在一种负面的精神状态中,在这种情况下,聪明反而让人又多了一项不快乐的来源。然而,我认为聪明同时也是唯一能够让我们克服这些冲突和困境的利器。

98、就算你失去了像父母那样的至亲,也请用理智好好地想一想。要想说,过了一定的岁数之后,生命自然而然就会结束。当你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你的双亲曾经尽心尽力把你扶养长大,所以现在你并没有什么好遗憾的。当然,如果他们并非享尽天年,而是在一场像是车祸那样的意外中丧失生命,那的确要令人惋惜多了。

99、对那些生性悲观,不断自寻烦恼的人,我很想说:你们怎么那么笨!有一天,我在美国碰到一个没有什么理由却极端不快乐的女士。我跟她说:“不要让自己那么不快乐!你还年轻,还有很多日子要过,没有理由这么自寻烦恼!”她问我为什么要管她的事。我听了很难过。我回答她说,这样讲一点用处也没有。我拉起她的手,很友善地拍了她一下,然后她的态度就变了。

100、如果你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要想说,你是这个人类社会中的一员,而人类自然而然地就会想要相亲相爱,这是他们最根本的天性。你一定找得到一个可以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人,一个值得效法的人。像你这样折腾自己,实在没有必要。

(0)

热评句子

发表评论